中国玉器市场发展足迹贯述

拍卖会现场。

拍卖会现场。

在新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诞生之初,玉器就作为重要的门类独享着忠实的收藏群体,其内敛的本质决定着厚积薄发、温文尔雅的市场行情。但近年来,伴随着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整体崛起,特别是帝王玉玺的天价频出,玉器珍品拍卖价格直线上升,而数量却急速下滑。古玉器的逐年淡出与清及以后民间玉器的大量充斥,为中小投资者和新入藏家造成种种假象,对于那些希望得到质优价廉玉器的爱好者更是如此。为此,本文以内地玉器的首拍为切入点,对中国玉器拍卖市场进行回顾,并对玉器相关板块的数据加以分析,旨在为读者展现此类市场的真实现状和发展趋势。

中国玉器市场发展足迹贯述

——从“一飞冲天”到“一家独大”

玉器作为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自古以来就被我们的祖先视为财富和地位的象征。在封建王朝儒家正统思想的统摄下,对玉的审美更是比附于“德”的规范,由此延伸的文化成为几千年来封建社会精神的象征。中华民族对玉器的喜好以及由此衍生出的深邃文化,世界其他任何民族都是无法匹敌的。也可以说对于玉器,任何朝代任何地域都都不乏广泛的喜好者,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贫民百姓,这也是玉器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诞生之初便成为首推门类的重要原因。

玉器专场从无到有  频繁领衔力促板块调整

1994年秋拍,刚刚成立的北京翰海首届拍卖会仅推出了两大专场,其中的古董珍玩专场率先开启了国内此类拍卖市场的大门,然而当时的古董珍玩专场却种类庞杂,囊括陶、瓷、玉、石、木制家具、角器等十余类品种,其中玉器推出25件,除两件宋玉外,其它均为清代玉器。无独有偶,中国嘉德在首次秋拍中也推出了瓷器杂项专场,共呈现42件玉器拍品,其中元玉1件,明玉3件,其余也均为清代玉器,且以清中期玉器为最多。从全场的成交状况来看,一件清早期白玉雕佛造像不仅以57.2万问鼎,其它的四件清乾隆时期玉器也进入专场前十位高价榜单。玉器作为独立专场的存在是在两年后的北京翰海秋拍,这家开启古董珍玩拍卖市场的企业对玉器可谓情有独钟,自首次推出中国玉器专场以来,至今十七年间从无间断,可谓内地玉器拍卖市场名副其实的中坚力量。此年秋拍北京翰海的中国玉器专场共推出369件拍品,其中高古玉16件,唐宋金元玉器13件,明代玉器21件,以清中期为主的清代玉器以85.1%的占有量成为拍场主力。这场拍卖作为国内外首个玉器专场可谓收获颇丰,全场以高达八成以上的成交率共斩获1711万余元,同时也形成了以清代中期玉器为主体的中国玉器拍卖市场的基本行情。2008年秋拍,在中国古董珍玩市场追随大盘整体低迷的情况下,来自香港苏富比的“清乾隆帝御宝交龙钮白玉玺”以5577万元问鼎,中国玉器更是以四件的优势进入此类市场高价榜单前十位,为即将崛起的玉器市场埋下伏笔。2009年秋拍,伴随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行情的整体崛起,玉器市场也开始出现相应的结构调整,整体价格上升幅度明显。此年秋拍,北京翰海推出的两大玉器专场共成交4747万余元,其中高古玉器的数量明显增长,明代及以前的玉器件数占据总件数的四成以上,与首次该公司玉器专场13.5%的比例相比,上升了近三成,而清代玉器于此呈现相反的下滑趋势。但在高价拍品方面,专场中五件超过百万的玉器中仅乾隆朝的就占据三件。从上述数据中呈现的相隔十余年的玉器专场走势来看,虽然清代玉器数量有所下滑,但仍然稳居玉器拍卖市场的主流。清乾隆时期的玉器一直是高价榜单的常客,且在价格上呈现整体的上升趋势。宋代、明代玉器虽偶有精品创出高价,但毕竟数量极少,相对较多的中档拍品无论在数量还是品质上也远不能与清代玉器相比。此后,玉器拍卖市场逐年升温,清代乾隆玉玺更是天价不断。次年春拍,来自香港苏富比的“清乾隆帝御宝题诗白玉圆玺”以8435万元问鼎,再次领衔中国古董珍玩拍卖市场。同年秋拍,同样来自香港苏富比的“清乾隆御宝交龙钮白玉玺”以1.06亿元刷新白玉制品世界拍卖纪录,中国玉器拍卖市场首次迎来亿元时代。

内地拍企天价频出   乾隆玉器位居市场主力

2011年,内地玉器市场在香港市场的带动下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国内的大型拍卖企业相关玉器专场快速增加,北京保利更是在原有当代国石专场的基础上,新增海外玉器藏品和名家雕刻专场。最值得一提的是此年秋拍着重推出的“清乾隆、嘉庆玺印艺术”与清道光“慎德堂宝”宝玺两大专场。前一专场推出的三件拍品共成交2.21亿余元,其中“清乾隆六十年白玉御题诗太上皇帝圆玺”以1.61亿元再次刷新白玉制品世界拍卖纪录,清道光“慎德堂宝”宝玺以9085万元的高价位居次席。中国玉器迎来了拍卖市场建立以来最为辉煌的时刻。这样的辉煌一直延续到次年春拍,同样来自北京保利的“清乾隆 白玉交龙纽“八耄念之宝”玺”以9159万元高价成交。此年秋拍北京保利推出的“清乾隆 御制翡翠雕辟邪水丞”再获4945万元高价,结束了中国玉器拍卖市场海外领衔的时代。在高价拍品方面,虽然中国玉器拍卖市场的热潮余温持续一年有余,去年春拍中国嘉德推出的“清乾隆 御制白玉交龙钮‘自强不息’宝玺”还斩获了6670万。但在整体的专场成交状况方面,2012年春拍就出现了明显的回落。北京保利除了上述亿元拍品所在专场成交不俗外,其推出的中国玉器专场成交率仅略高于50%。北京翰海更是下滑明显,中国玉器专场春、秋季拍卖成交额均为一千余万元,成交率也在六成左右徘徊。在刚刚结束的去年秋拍,虽然获得了近八成的成交率,但两千余万元的成交额依然不如人意。从专场玉器的上拍情况来看,清代玉器再次以83.6%的占有量仅次于首场拍卖,金元玉器与明代玉器分别以15件、26件略有上升,但高古玉与唐宋时期的玉器却踪迹难寻。短短的四年间,中国古代玉器拍卖市场再次出现明显的结构调整,清乾隆宫廷玉玺不仅引领中国玉器市场进入亿元时代,促动清代精品玉器价格猛增,也对高古玉器市场产生了重要影响。宋代及以前的玉器因清代玉器的“排挤”出现质与量的大幅下滑,以至于去年秋拍多家公司出现断货的局面。纵观十七年来中国古代玉器拍卖市场的发展历程,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清代中期新疆和田玉器无疑是市场的主角,这不仅源于清代中期强盛的综合国力,更多的原因是乾隆皇帝本人对玉器的极度喜爱。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于是造就了一个华贵的玉器盛世。乾隆平定准噶尔之后,更使优质玉料的来源确保无虞,再加上乾隆朝玉工的精益求精,使得以乾隆朝为主的清代中期玉器达到了中国玉器技术的又一顶峰。

当代石玉争相斗艳  雕刻名家带动门类创新

近年来,中国玉器拍卖市场的火热,也使得现当代玉器以及国石、篆刻等板块市场发展迅猛,国内重要的拍卖企业也不惜余力地培养市场,大力进行宣传推广。玉石印章虽然在玉器市场首次拍卖就取得很好的成绩,但其以专场的形式出现比玉器专场晚了整整十年。以西泠印社为依托的浙江西泠拍卖公司自然不会放弃自身的优势板块,2006年秋拍,该公司成立不久就推出了近现代名家篆刻专场。众所周知,西泠印社的首任社长吴昌硕先生不仅是一代绘画大师,更是一代制印名家,其在此方面的修为可谓无出其右者,所以此专场一经面世就以98.7%的成交率斩获1335万余元。专场中齐白石、赵之琛、黄牧甫等近现代制印名家的印章悉数成交,受到市场的热烈追捧。中国嘉德在2011年春拍首次推出金石篆刻艺术专场,最终以96.49%的成交率收获1648万余元的成交额。清代制印名家杨玉璇的“太平喜象”寿山田黄石印章以80.5万元的价格问鼎,陈巨来、王褆等制印名家的多款作品也均以高价成交。从近年来各大拍企推出的篆刻专场中玉石的材质来看,多以寿山、昌化为主,而寿山的田黄石与芙蓉石为最多,昌化的鸡血石无疑最受篆刻名家的喜爱,青田石和巴林石虽也在专场中出现,但数目较少,后者更是如此。随着近两年玉器市场的发展,各大拍卖企业的篆刻专场开始走精品路线,与数量逐年减少相对的是价格不断提高。从整体的市场走向来看,此类板块并没有出现大幅上扬的市场行情,升值潜力还有待挖掘,适合中小型投资爱好者的介入。

自古以来玉的制印就备受王公贵族的喜爱,自明代文彭继王冕之后改用石材制印后,不仅使得文人制印蔚然成风,也使得石的地位和价值得到大幅度提升。2007年秋拍,北京翰海在内地首次推出国石艺术专场,其中牛克思制“昌化鸡血石雕楼阁山子”拍出1344万元的高价,全场上拍的28件拍品虽有8件流拍,但3223万余元的成交额以及每件拍品均价160万余元的骄人业绩足以让业内人士为之一振。针对国石的拍卖,北京翰海显得定力不足,当其在两年后再次推出国石相关专场时,虽然数量明显增长但成交价格却大幅下跌,成交额甚至跌落到千万以内。北京保利同样在两年后以寿山石为主题首开国石专拍,全场以近九成的成交率收获1547万余元的成交额,略逊于北京翰海。此后的春、秋季拍卖国石专拍均没有大幅提升,成交业绩也多维持在同一水平。2011年秋拍,中国嘉德首次推出现代国石臻品专场以来,虽在专场成交额上没有大幅度增长,但去年秋拍推出的一款重131克的“寿山田黄石方章”以1322.5万元成交,创历年田黄石单位成交价格新高。此外,更值得关注的是去年秋拍中推出的“华郦馆藏国石臻品专场”,全场的41件拍品不仅悉数成交,而且还取得6162万余元的佳绩。一件“黄金黄田黄石太狮少狮钮方章”更是以1115万余元问鼎。浙江西泠虽然没有持续在春秋季拍卖举办国石专场,但其在2011年春、秋季拍卖分别推出的鸡血石与田黄石专场还是十分值得肯定的,前者以87.5%的成交率收获3232.9万余元的佳绩,后者更是以95%的成交率斩获8660万余元的骄人业绩,专场中的拍品均价超过百万。相比北京保利的寿山石专拍,浙江西泠取材最具代表性且稀有的田黄石,一件“明末清初 王定雕田黄石博古钮对章”拍得1150万元高价。鸡血石专场以昌化为主兼顾巴林种类,其中一款“巴林鸡血石血王摆件”更是拍得1207.5万元,另外一件同样来自巴林的“鸡血石血王章”以437万元位居次席。浙江西泠没有推出笼统概念的寿山、昌化、巴林专场,而是取这些国石最为精华的部分加以展现,此种精品策略无疑是取得佳绩的决定因素。从近年来各大拍卖企业国石专场的成交状况来看,内地的国石拍卖市场呈现两极分化的趋势,精品专场不仅倍受追捧且价格上升明显,而一般专场呈现的市场行情波动较小,甚至出现下滑的态势。

相对于清代和田玉大量存在的古代玉器板块,蓝田玉、独山玉、岫岩玉等几大玉器品种在现当代玉器拍卖市场的比例逐年增加。同样在2009年秋拍,浙江西泠拍卖首次在国内推出中国当代玉雕大师作品专场,全场成交的68件拍品共收获2619万余元成交额,其中俞艇的黄玉壶以212.8万元拔得头筹,翟倚卫、于泾、叶金龙、高毅进、马进贵等当代名家的白玉作品也均以百万余元的价格成交。此后浙江西泠的当代玉雕大师作品专场更是量、价齐升,仅用短短的两年时间,专场的成交额就已近八千万元,在2012年秋拍全场成交额更是高达8589万余元,上拍玉器的数量也扩至三倍有余,其中瞿利军的“白玉万寿纹簋式炉”以1092.5万元突破千万。从当代玉器的拍卖种类来看,白玉依然占据着主力的位置,特别是新疆和田籽料更是得到藏家的广泛认可,青海的青玉、岫岩的黄玉、南阳独山玉以及新疆黄沁、青花等籽料也均取得不错的价格。就当下的玉石市场现状而言,除了部分公司的玉石专场设置之外,国内大部分的拍卖企业还是多将玉器与其它古董珍玩拍品并置,那些设置了玉石专场的拍卖企业也不例外,如北京保利的古董珍玩、宫廷艺术专场,中国嘉德的瓷器杂项、文房雅玩专场等等。这些专场不乏高价拍品,如2010年春拍中国嘉德文房清供专场,一件“杨玉璇 田黄冻达摩面壁像”就拍得1568万元的高价,而北京保利今年春拍的文房古器专场一件“清 吴昌硕刻 来修齐田黄章”更是拍得1380万元,而另一件来自宫廷艺术专场的

“清乾隆 御制白玉十六应真罗汉插屏”以908.5万元拍出。中国玉器拍卖市场的升温也使得国内拍卖企业在玉石方面进行开拓创新,如浙江西泠推出的中国历代庭园艺术 石雕专场,中国嘉德推出的国石国艺 翡翠专场,以及北京翰海推出的石艺术专场,这些由玉石门类延伸的专场设置不仅顺应了市场的特殊需求,也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玉石市场的发展。

古代玉器精品稀缺  料工标准急需文化渗入

美石为玉,自古以来石与玉就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缘。新石器时代,当石器工具被金属工具所代替时,玉器工艺也逐渐成为独立的工艺种类发展起来。在北京翰海的内地首届玉器专场拍卖中,两件红山文化玉器以两百余万元的价格位居首位和次席。时至商代,玉器已经从实用转为欣赏,成为大量奴隶主所重视的装饰品,以至于武王伐纣时,商纣王披玉自焚以示清高,对玉器的收缴更是达到“旧宝玉万四千,佩玉亿有八万”的惊人数量。周代的玉器主要作为礼器使用,不仅体现周代等级分明的名分制度,而且与伦理道德联系紧密,以等级和秩序为特点的“礼治”使得周代古玉器变得珍重而不可亵渎,而作为“品德”标准象征的玉器观念一直流传了几千年。战国时期的“礼崩乐坏”使得玉器的财富、装饰象征得以突显,与之相关的俏色、腐蚀等技法为玉器技艺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而汉代玉器摆脱以造型为主的技艺手法,发展了透雕、刻线、浮雕、粟纹等多种装饰加工技艺,使得中国的玉器达到新的高峰。但就中国的玉器市场而言,高古玉器并没有得到市场的重视,这除了精品的缺失与数量的稀少等原因外,更重要的是因为市场藏家注重料与工的清代标准,致使高古玉器虽偶有一两件拍出高价但难于在市场上“周转”,无论价格还是数量方面均无法构成对市场的带动和影响。唐代通商之路的畅通为和田玉料的输入提供了条件,也促进了玉器制作的快速发展。唐代的玉器与以往相比又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依据功能和实用性对玉器进行加工,使其更加贴近生活。再加上唐代金银器工艺的发达,使得金银镶玉工艺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宋代金石学的盛行使得对出土玉器的研究和仿制极盛一时,玉器作为商品的广泛流通加速了玉器民间化的步伐。相对于唐代玉器,宋代玉器还是深得当下市场的认同,近年来宋代玉器精品频创千万高价,价格的涨幅也位居清前各代玉器之首,如1998年北京翰海春拍11万元拍卖出的“白玉雕般若波罗蜜心经管”,时至2007年秋拍成交价已涨至145.6万元。但宋代玉器传世精品实属罕见,难以对市场产生重要影响。而辽、金、元代玉器在近几年的拍卖市场上成为常客,虽然数量相对明清较为稀少,但不像上述朝代那样时有时无。契丹民族所建立的辽代、女真族统治的金代以及蒙古族入主的元代,是极具民族文化特色的,在中国玉器史上占有特殊的地位。近年来随着市场收藏风气的渐盛,其价格也大幅攀升,部分精品已经高达数百万元。明代玉器在数量上虽远胜于上述各朝代,但与清代相比还是相去甚远,在品质方面也不及汉玉、宋玉。虽然明代的雕刻技艺十分发达,但精品玉料的来源有限,晚期的玉器商业化加速了民间制玉技术的发展和玉器数量的猛增,但深度世俗化的风格使得明代玉器难以达到很高的水平,这也使明代玉器在拍卖市场很少突破千万的高价,而宫廷玉器的价格更是远不及清代。

谈及中国的玉器收藏,新晋的藏家与爱好者认为玉器与其它艺术品一样,年代是其价值的重要评判标准,但这样的理念显得与当下的市场格格不入。从中国玉器拍卖市场诞生以来,我们并不曾看到清代之前的玉器价格出现大幅度的上扬,而清代的玉器无论量、价都在不断攀升,成为中国玉器市场的主力,清代中期的宫廷玉器甚至频繁引领古董珍玩市场高价榜单。虽然清代之前玉器存世量稀少,但各个朝代与现当代玉器的总和还是远胜于清代的。就现当代玉器而言,虽然雕工非比寻常,但由于玉料来源的枯竭,使得许多青海玉、俄罗斯玉等一般的玉料品种混杂其间,再加上近年来玉料价格的疯狂炒作,使得玉料精品难以被玉雕艺人所得,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高品质玉器工艺的发展,致使当代玉器市场无论工艺还是玉质方面,均无法达到清代玉器的高峰。但对玉器的评判并不能仅限于材料与工艺的物质层面,玉器作为中华文明和制度的重要载体,其蕴含的文化历史价值是难以估量的,相信随着玉器市场的不断发展,藏家对玉器的认知会逐渐深入。加强古代玉器价值的软实力研究,以正规的渠道和合理的手段促进海外大量掠夺、走私玉器文物的回流,想必是任何有良知的中国玉器爱好者毕生的心愿。相信在未来的中国玉器市场,我们会看到更多极富文化历史价值的玉器精品所掀起的一轮轮价格热潮,这样的市场现象会成为中国玉器拍卖市场新的开端。

西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西江日报”、“肇庆都市报道”、“西江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版权均属西江网所有。凡是未经西江网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链接、转贴、编辑或其它方式发布。已经被本网授权的,使用时注明“来源:西江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西江网”的作品信息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行负法律责任。擅自使用西江网名义转载或盗用西江网名义发布信息,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联系人:罗小姐、涂先生(电话:0758—2722284) 详细请浏览:http://www.xjrb.com/about/copyright.shtml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事业单位

本网站由肇庆市西江报业优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西江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者建立镜像 Powered by CmsTop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822619110